当前位置: > 尊龙线上娱乐 >

千篇一律的美颜令人厌倦我现在非常喜欢大溪地女郎!

  到了年末,明星红毯层出不穷,每天随便看看娱乐新闻,都能看到一堆白到失焦的女明星,贴着“仙气”、“梦幻”的标签出来刷通稿。

  看几个还行,但一路刷下去都是清一色的惨白“仙女”扎堆,就难免让人感到审美疲劳。

  一切都是为了镜头而生,美丽又顺从,美得很敬业,但又让人感到空洞,心中无力感倍增。

  演艺圈就这样了吗?就只能这样了吗?除了千篇一律的精致美颜、美体,其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“现在的明星也太普通,把他们放到大街上,就看不见了,所以他们就装作很强的样子。而且我也没有看到漂亮的人,不是说五官漂亮,是那种整体的,风度啊,对人的样子啊,精神上的……这个圈子是无聊的,有时候还有一点脏。”

  对比现在的明星,与尊龙搭档出演《末代皇帝》,皮肤黑黄、男相甚至还有点“土气”的陈冲,大概连能否出道都会是个问题:

  好像也就突然理解了一百多年前画家高更,为什么会放弃描绘巴黎沙龙里的时尚女郎。

  宁愿放弃巴黎优渥的股票经纪人生活,选择在依旧处于部落时期的塔希提岛(也译作“大溪地”),过风餐露宿、看上去并不符合巴黎优雅标准的艰苦生活。

  在他的眼里,巴黎精致拘谨的美学风气令人窒息,而支撑这种审美的,势利庸俗的社会价值观更是让他不齿。

  他向往的波利尼西亚则截然相反,这里的男人女人都拥有令人赏心悦目、自然矫健的身体、简单的生活和朴素的道德观。

  欧洲的一切景观,无论是人还是物,都美得太复杂、太间接也太流于表面。钱权色交织在一起,将人们的生活变得难以理解和参与。

  不堪忍受的高更,选择将自己流放到了远离欧洲世俗生活的波利尼西亚地区,体会和记录那里的人情风物,并在后来与一位名叫德胡拉的土著女孩结为夫妻。

  在此后的八年中以这位土著女孩为灵感对象,创作了多幅经典的素描、版画和油画作品。

  疑似是“女神”德胡拉的真实照片,也被好事者通过对比高更的作品挖了出来。结果发现果然如高更所画,女神是个又黑又胖、长得很接地气的女孩:

  跟现在的大众主流审美,可以说是格格不入。不禁让人习惯性地怀疑,这难道又是一个白人男猎奇集邮的俗套故事?

  还真不太是,高更看中这类波利尼西亚原住民的颜,背后是有很严谨的审美逻辑作为依托的,接下来就跟大家一起深入研究下。

  按照体质人类学的划分,塔希提岛上的原住民都属于波利尼西亚型(Polynesid)。

  属于这个类型的人,普遍拥有高大的身材、发达的肌肉、流畅的肌肉线条,以及光滑细腻的棕色皮肤和卷曲茂密的头发。颅型以上镜耐看的中长型窄颅为主,头小、脸小。

  主要分布在太平洋上,且分布范围十分广泛。从马来西亚到夏威夷,在整个太平洋范围内,但凡是有人类定居的小岛,几乎都能看到波利尼西亚型的身影。

  并且因为波利尼西亚人以淀粉含量高的番薯等作为主食,容易发胖,因此他们对于人体的传统审美是“以胖为美”。

  由于分布地域广泛,波利尼西亚型里还分化出了几个小类型,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支是“强壮的波利尼西亚型”(Robust Polynesid)。

  他们比起一般的波利尼西亚型,肤色更浅,身材更加高大。与此相搭配的,是更大的头颅和更大的脸。

  脖子粗,前额往往后移,嘴唇不会很厚。除了这些,这个类型的男性,通常还会有一个极具辨识度的宽下巴,形成重量感十足的国字脸/梯形脸:

  再结合得天独厚的身高和肌肉条件,导致强壮的波利尼西亚型,单纯在身体外型上就十分具有生物性的震慑力。

  于是在大航海时代,这种身体条件让他们成为了,欧洲人眼里“高贵的野蛮人”的原型之一。

  毕竟20世纪之前的欧洲人因为营养状况的关系,普遍羸弱矮小,男性的平均身高也只有1.65m左右,远没有今天这样高大。

  除了强壮的波利尼西亚型,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波利尼西亚人值得我们关注,那就是尼西奥塔型(Nesiotid)。

  这个类型除了具有波利尼西亚人美肌、秀发等基础配置之外,最突出的特点是他们拥有波利尼西亚人里,最好的颅相和五官条件。

  五官线条明显,鼻子相对瘦挺,这在热带地区是十分少见的,面部软组织线条流畅。

  眉眼醒目精致但骨相温和,不会像五官高差太大的高加索人种那样,骨感太强,于是在整体气质上深具倾略性。立体是非常立体了,但实际上并不太好看。

  因此除了强壮的波利尼西亚型,精致的尼西奥塔颜曾是欧洲航海者最欣赏的,被认为是“太平洋上的地中海人”。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季风和洋流的关系,波利尼西亚人融入了不少东亚人种的基因。当这些基因与尼西奥塔型结合时,往往会产生层次丰富、非常有味道的颜。

  蒙古人种舒展的五官留白、温和的五官高差,搭配尼西奥塔型的高颅窄脸、茂密的头发以及流畅的肌肉线条,让这种颜看上去非常高级。拥有高智力感的同时又风情万种,轻巧灵活、不落俗套。

  连常有的凸颌bug,在大结构的控制下也变得没那么有杀伤力,甚至增添了一丝颇具野性的倔强感,让整张脸更加生动。

  马龙白兰度的第三任妻子,塔希提岛的原住民塔丽塔(Tarita)也是这种颜。

  颅型、面部大轮廓和鼻型属于尼西奥塔型,软组织饱满、线条流畅,保证了整张脸动态的稳定度。能够让塔丽塔以相对素人小很多的软组织移动幅度,做出与素人相同的表情,进而使得整张脸得视觉形象在运动中保持连贯。

  这种相对于眉眼不容易被察觉的底层结构,决定了明星们动态远超素人的优雅。很多颜值有争议,被认为“平平无奇”但又大红大紫的明星,其实就是这个结构长得好。

  这一点是波利尼西亚颜的大杀器,是她们即使又黑又胖但依旧很耐看的原因之一。

  除此之外,这种颜往往还有尼西奥塔型优异的头肩比、流畅的身体肌肉线条以及光滑细腻的皮肤观感,每一项都是老天赏饭的水平。

  长久以来,由于欧美国家在世界经济和政治领域拥有相对较高的地位,使得他们的文化输出非常强势。

  这种情况导致在很多中国人的眼里,所谓世界,除了以中日韩为代表的东方,就是以英美法意西为代表的西方;所谓人类审美,除了我们自己的黄皮黑发,就是高加索人的白皮深目。所有的美学研究几乎都围绕着这两大类进行。

  很多宝宝在看这篇文章之前,大概从未如此认真地观察过太平洋土著的脸。在那些被我们认为是原始落后的人类团体里,竟然也存在着如此生动自然,不被我们日常审美经验覆盖的美学现象。

  美学标准并非是如同物理学原理一般的真理性存在,偏执恪守单一的审美逻辑,由此看来,大概也意味着人们认知的局限。